Meyall

“我离家之前的那个自己睡着了,现在是另一个我替她活着,等这三年过去了,我就叫醒她。”
“那你这三年的成长怎么办?”
亲爱的,三年过了,可从前的那个她,再也醒不过来了。她睡得很安详,她在做梦。她梦见她醒来,在她的王国里,在她温馨完整的家里,在她万人憧憬的荣誉里,继续乖戾跋扈地,过着她衣食无忧的日子。
没错,另一个我替她成长了太多太多。不再那么孤傲,那么依赖,那么在乎外人对自己的评价。
你看,三年过去了,一个时代也过去了。你把那个时代,叫做“青春”还是“童年”,都无所谓了,因为似乎童年太长,青春又太短,我就稀里糊涂地真得长大了。
可是呀,可是呀……
如果失去的这些就是代价的话,我三年前,打死都不允许自己这么做。
我很想念过去的自己,至少,不用听着鼾声渐起才敢哭到天明。

在朋友圈里哗啦啦写下大段大段的快乐或是抱怨或是无聊,几个小时之后看没人回复点赞又删掉,不愤怒,不埋怨,只是深深地失望。可下次还是会发,然后重复这个过程——明知绝望却还怀抱希望的痛苦,不过就是怕了倦了恨透了孤独——却一天比一天更孤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