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yall

只顾乘风破浪,你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,是你将我推入的黑夜里冰冷的大海。可和你一样,我就算是游,也是要游到彼岸的啊。你怎么就是不肯相信,我做的所有一切,比如无理的欺近,清晨的悲切,和这夜未眠,都只不过是在练习,和你说再见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