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yall

“我离家之前的那个自己睡着了,现在是另一个我替她活着,等这三年过去了,我就叫醒她。”
“那你这三年的成长怎么办?”
亲爱的,三年过了,可从前的那个她,再也醒不过来了。她睡得很安详,她在做梦。她梦见她醒来,在她的王国里,在她温馨完整的家里,在她万人憧憬的荣誉里,继续乖戾跋扈地,过着她衣食无忧的日子。
没错,另一个我替她成长了太多太多。不再那么孤傲,那么依赖,那么在乎外人对自己的评价。
你看,三年过去了,一个时代也过去了。你把那个时代,叫做“青春”还是“童年”,都无所谓了,因为似乎童年太长,青春又太短,我就稀里糊涂地真得长大了。
可是呀,可是呀……
如果失去的这些就是代价的话,我三年前,打死都不允许自己这么做。
我很想念过去的自己,至少,不用听着鼾声渐起才敢哭到天明。

小夜曲

[ 夜 的耳朵 ]

蝉的声音那么大。
用不了多久就会结冰的。
结成一张张细细密密的网,从这个楼顶,拉到那个地基。
会有什么东西走在上面呢。

这栋楼有十五层高。
坐在楼底台阶上的醉鬼,左胸口的衣服破烂得像棵老榕树。
那里一定歇斯底里地惨叫过。
在阳光的灼灼声里,在人群的欢笑声里,在回忆的倒带声里。

楼边的风声呼呼掉下来,柏油路等待轮胎的声音吱吱滚过来。
他都装在他绿色的酒瓶子里,喝下去,咕咚咕咚。

他擦擦嘴,向我挥手。
说好巧啊,你也一个人走。


[ 夜 的手指 ]

键盘生病了,酥软得像块饼干。
它染了指尖的孤独。

每到午夜,睡眠就变成手指。
那么大那么大的房间里到处都是手指。
都是手指,她们在它身上歇斯底里地敲击着。
手指上有眼睛,瞳孔里忽明忽暗的光。
那是白昼的欢乐沉寂成的悲伤。

一个个活蹦乱跳的汉字被手指生生地钉死在了午夜微凉的空气上。
血淋淋的样子,讲一个故事。
故事里键盘死了。
因为它染的孤独一年两年地疯长。

最后长满了心扉,像是爬满花藤的古老城墙。

整三年前,你刚刚十六岁。
午夜十二点半,我们发着短信,天各一方,一起看双子座的流星。
那时的你还没有改掉名字里那个一。 那时的我因为你一句谢谢傻傻地在物理课上笑出声音。
那时的我们不怕时间不怕距离不怕人心。
那时的每一本星座书里都说,摩羯和天蝎会永不分离。

Я студентка факультета русского языка Шанхайского университета иностранных языков . 醉吗?其实就是一句话:我是上外俄语系的学生。😂😂😂

我一直都在等待,等待我们终于沿着命途,走过所有的遇见。那之后,我们终于不痴不念。那之后我们终于成了彼此最美的昨天。

冷影

<1>
扭曲的枝丫挂满红叶,割裂天空。
蜘蛛从路灯爬到梧桐,毛茸茸的足划过网线的冰冷。
影子冷极了,借着青黑色的月光钻进了绿油油的灌木丛。
叶,落了一个秋。

<2>
没有卷携雪花的阴风,似乎是从骨头缝隙里钻出来的鬼。
鼻子吓坏了,懦弱地泣不成声。

生活还是一如既往地糟糕。鼻涕纸散落一地,像是乖巧的粽子,包裹着温润的柏油马路上人们用笑容遗弃的快乐,不知是甜还是酸呢。
于是我把它们一一捡起来,扔进垃圾桶了。

<3>
睡着和醒来变成了只有在深夜才会发生的事情。
听说它们之间的那段时光叫梦境,可我觉得那不过是另一种漫长的清醒。
唯有那两个瞬间,才是真正的休息。
所以呀,我每天晚上都休息得很好。

只是今晚不好,有胃酸顺着食道爬到嘴里。
我猜它们一定是想和你说话。
于是我问你要一杯热水,你说好。
于是我问你讨一包胃药,你不说话。

于是胃酸们像搁浅了的鱼,在夜冰冷的温度里被蒸干。留下的味道,像运动会开始前敲碎玻璃瓶子喝下的葡萄糖。
而你低头看手机,没有表情。
黑黑长长的头发垂下来,美极了。

<4>
总有些夜晚,青春骑着单车载你斩杀高楼间吃人的妖风。
你总在这个时候裹紧你的长袍。你是个温暖的家伙。

可你没有办法把你身后冷得发抖的影子裹进你温暖的怀抱。
他只能匆匆地和一地的落叶打声招呼。
然后随你一路飞奔。

<5>
我没有梦见过你,对不起。
所以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爱你。

冷影

<1>
扭曲的枝丫挂满红叶,割裂天空。
蜘蛛从路灯爬到梧桐,毛茸茸的足划过网线的冰冷。
影子冷极了,借着青黑色的月光钻进了绿油油的灌木丛。
叶,落了一个秋。

<2>
没有卷携雪花的阴风,似乎是从骨头缝隙里钻出来的鬼。
鼻子吓坏了,懦弱地泣不成声。

生活还是一如既往地糟糕。鼻涕纸散落一地,像是乖巧的粽子,包裹着温润的柏油马路上人们用笑容遗弃的快乐,不知是甜还是酸呢。
于是我把它们一一捡起来,扔进垃圾桶了。

<3>
睡着和醒来变成了只有在夜里才会发生的事情。
听说它们之间的那段时光叫梦境,可我觉得那不过是另一种漫长的清醒。
唯有那两个瞬间,才是真正的休息。
所以呀,我每天晚上都休息得很好。

只是今晚不好,有胃酸顺着食道爬到嘴里。
我猜它们一定是想和你说话。
于是我问你要一杯热水,你说好。
于是我问你讨一包胃药,你不说话。

于是胃酸们像搁浅了的鱼,在夜冰冷的温度里被蒸干。留下的味道,像运动会开始前敲碎玻璃瓶子喝下的葡萄糖。
而你低头看手机,没有表情。
黑黑长长的头发垂下来,美极了。

<4>
总有些夜晚,青春骑着单车载你斩杀高楼间吃人的妖风。
你总在这个时候裹紧你的长袍。你是个温暖的家伙。

可你没有办法把你身后冷得发抖的影子裹进你温暖的怀抱。
他只能匆匆地和一地的落叶打声招呼。
然后随你一路飞奔。

<5>
我没有梦见过你,对不起。
所以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爱你。

幸福是毒品,我们明明身心俱疲却还是上了瘾。

飞天小女警。睡梦之中惊现魔猴啾啾!!!!如此惊悚!

在朋友圈里哗啦啦写下大段大段的快乐或是抱怨或是无聊,几个小时之后看没人回复点赞又删掉,不愤怒,不埋怨,只是深深地失望。可下次还是会发,然后重复这个过程——明知绝望却还怀抱希望的痛苦,不过就是怕了倦了恨透了孤独——却一天比一天更孤独。